首页 >> 长平文艺 >> 正文
 

嚼 春

文章来源:山西高平 时间:2017/6/16 16:37:00 查看次数: 字体大小:[    ]

  古来将惊蛰分为三候:“一候桃始华;二候仓庚(黄鹂)鸣;三候鹰化为鸠。”惊蛰节气一过,已是仲春时分,在高平的广袤田野中,也就一天天更有春的气象了。原本灰蒙蒙的山上,一夜之间就开出了一树树粉的桃花、白的杏花,颇有几分野趣。经历了一冬的黯哑,村边的林中陆续搬来黄莺、斑鸠等候鸟,地上蛰伏许久的虫卵也开始孵化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,让人的耳目感受到一股新奇与希望。

  而在乡下,春天是可以咀嚼的,这是千百年来农人感受春天的一种独特方式。北方有习俗,立春日吃春饼谓之“咬春”。 唐《四时宝镜》记载:立春,食芦、春饼、生菜,号“菜盘”。可见这一习俗由来已久。而在高平,立春日要食用萝卜,或者用冬天晒干的红白萝卜片煎水,认为可以防病祛瘟,同时也有迎接春天的意味。从立春日开始,一场以“嚼春”为主题的文化体验活动正式拉开序幕,这个活动往往要持续一整个春天。

  乡下的春天,仿佛是从小蓟破土开始的。迎着寒风,最早透出地面的是小蓟。小蓟为多年宿根,根扎得很深,叶片肥厚、表层有蜡质、叶缘有刺,不难看出小蓟武装自己、享受春光的真实想法。人们剜回小蓟,捋下叶子,淘洗干净、煮熟剁碎,投入缸中,加上煮面后的面汤发酵,没几天就做出酸香的小浆水。小浆水非高平独有,但高平的做法以其质朴简洁受到人们的欢迎。小的时候因为蔬菜不多,小浆水每周都要吃三四顿,那时候总想,什么时候能再也不吃小浆水多好啊。而今在没有食欲的时候,却总想吃一顿小浆水臊子面,开胃解馋。

  早春的一场雨后,田野里各种野菜便纷纷登场,放眼望去,有荠菜、马齿苋、蒲公英、白蒿、灰灰菜、扫帚菜……尽管它们口味各异,但无不透着春天的鲜嫩和清醇。家里的老人也擓起篮子四处采挖野菜,一来透透春气,二来调剂生活。荠菜是野地里报春的精灵,是诗词的营养素。《诗经》中有“其甘如荠”的吟咏,辛弃疾有“城中桃李愁风雨,春在溪头荠菜花”的名句,苏东坡有“时绕麦田求野菜,强为僧舍煮山羹”的经历,陆游则称赞“手煮墙明荠,美若乳下肠”。而在高平却很少吃荠菜,小孩子往往被它倒三角形的荚果所吸引,小心翼翼地连柄摘下来,说是“铁扇公主的芭蕉扇”。马齿苋和蒲公英是药食兼用的野菜,近年来开始有人采食,洗净焯水、拌做凉菜,可以清热解毒。白蒿俗称“灰蒿”,因其带有灰白色的绒毛而得名。二月初生的白蒿嫩叶刚刚舒展,叶片有如柏树叶般别致,透出一股药香。白蒿入药名“茵陈”,有清热利湿、利胆护肝的作用。传统文化认为,春主生发、利木,而人体的肝脏属木,一旦生发就要有炎症,因此春季要注重养护肝脏。研究显示,白蒿的提取物对控制急性甲型肝炎有显著效果,让人不由得感慨“相生相克”的传统哲学观点。人们采来白蒿剁成馅,吃水饺、清肝热一举两得。常食用的野菜则是灰灰菜和扫帚苗。灰灰菜口感肥嫩,多凉拌做菜,但灰灰菜含有卟啉类物质,过多服食或接触并受数小时日晒后可引起急性光毒性炎症反应,导致皮肤红肿、发亮,混身刺痛、刺痒,所以处理灰灰菜时要反复清洗、开水焯透,一次食用不宜过多,食后或接触后应避免日光暴晒。扫帚苗学名“蔧”,长大可做扫帚,为了使其生长得高大饱满,需要留壮苗、间弱苗,间掉的嫩苗拿来做菜,也算是对扫帚苗的充分利用吧。

  不仅田野,菜地也有上佳的选择。早春三月是阳气生发的季节,最适合吃的蔬菜之一就是韭菜。头刀韭菜因为积攒了一冬天的能量,营养价值更高且香气浓郁、口感肥美。在高平讲究用头刀韭菜吃烫面饺子,地道的露地头刀韭菜是要托熟人买的。曾有人说,用头刀韭菜做汤面,韭菜段会粘锅,而其他韭菜则不会。很多人觉得这有些玄乎,但也许只是因为头刀韭菜含有更多挥发油、粘性较强的缘故。头刀韭菜与猪肉丁、粉条拌做馅,一半面用开水和,将面筋烫软,使部分淀粉烫熟膨化,降低面团的硬度;另一半面用凉水和,合在一起饧软,薄薄地擀成圆片,包馅上笼成熟。烫面饺子柔中带韧、皮软馅香,是高平人喜爱的一种面食。同一时间,越冬的小葱也开始茁壮生长。取吸管粗细的小葱洗净切段,与豆腐块同拌,便是“小葱拌豆腐”,葱白、豆腐白配上嫩绿的葱叶,看上去素雅淡洁,闻起来清香扑鼻,吃起来鲜嫩爽口,搭配早晨的小米稀饭,一热一凉、一淡一鲜,简直是天作之合。

  待到春暖花开后的深春,香椿芽、槐树花、榆钱儿都是纯自然的美味上品。整整一年里,新鲜的香椿只有不到一个月的可食用期限,往往令痴迷此味的老饕欣喜若狂。香椿芽切碎,开水汆烫过凉,原本的紫红色立刻褪去变得碧绿,无论是拌豆腐、炒鸡蛋,简单以盐、香油调味即可,生怕多一点点的调料,掩盖住香椿的清香。瞧那一树树的槐花儿吧,多像是挂在树上的一串串“香囊”,随风摇动,散发出一阵阵清香,尤其是在清晨,整个村子都洋溢在槐花的香气中。摘槐花要在清早,趁花将开未开之际摘下来,及时清洗,裹上生面上笼蒸熟,

  嚼起来一股清雅的花香溢满口腔。“拨烂子”是槐花最原生态的做法,也有人做饺子馅,但多少有些“清香尽失、索然无物”的感觉了。“阳春三月麦苗鲜,童子携筐摘榆钱。”榆钱要趁鲜嫩采摘,具体的做法也和槐花大同小异。已故“白洋淀”派作家刘绍棠在《榆钱饭》里细腻地描述了几十年间自己一如既往对榆钱饭的喜爱,写出了榆钱饭由“救命饭”到被人遗忘的变化,其实,榆钱饭没有变,变的是我们的生活。刘老先生在文章结尾预言,榆钱饭将进入北京的几大饭店,成为别有风味的珍馐佳肴。这一点我不知在北京是否变成了现实,而在高平,洋槐花已经进入春天的超市蔬菜柜组,不但供应期短,要价甚至超过温室里的黄瓜、西红柿。

  如果说嚼春是一种文化,那这种文化的根脉无疑是生长在食材匮乏的土壤之中的,青黄不接春三月,人们不得不把眼光放在野地里、树干上,以满足饱腹之需。而正如春茶一泡苦尽甘来,随着时过境迁,曾经我们经历的苦涩也会转变为人生的阅历,成为内心念念不忘的那个精神内核。嚼春也是如此,当我们不再为吃的问题发愁,即便那些曾经一度热衷的做法不再时兴,在春意盎然的时节,站在这片土地上感受着春潮涌动,顺手一摘,便能嚼出别样的感触,这也是一种人生滋味吧。

        [打印]  [关闭]  [纠错]
分享到:0
上一篇:探密铁佛寺
下一篇:没有了
本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"稿件来源:山西.高平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高平市政府信息中心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
②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按作者意愿予以更正。
③ 信息热线:gaopingnews@163.com

首页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

Copyright 1999-2014 GaoPing Municipal Government All Rights Reserved

高平市人民政府 版权所有 1999-2014 E-mail:gaopingnews@163.com

高平市政府信息中心制作及维护 晋ICP备11006634号-2 网站标识码 1405810002 最佳分辨率:1024*768像素

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333号

网上报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