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长平文艺 >> 正文
 

梨花开处是吾乡

文章来源:山西高平 时间:2017/6/21 8:29:00 查看次数: 字体大小:[    ]
 

 

  家乡盛产黄梨,十里八庄,梨树再常见不过。它们或植于庭院,或广布于村边黄土塬上、幽静山坳里。
 
  封闭朴实的乡民开了窍似的,今年,居然给梨花选了个节,好让城里人也多个踏春赏花的去处。无奈,今年花期延迟,不事张扬的梨花给大伙儿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。开幕式当天,朋友发微信来,梨花,像大家闺秀,羞答答不肯开启,连个花骨朵寻也不见,令主办方和游人索然寡味。
 
  小时候,柳芽萌发,果农便忙活起来。他们用锋利的刀刃细细刮去梨树躯干的皲皮,是为秋后黄梨皮薄肉嫩。然后,挥舞剪刀,裁掉旁曳闲枝,如此这般修理,棵棵梨树看上去倍显精神。最后,还要在梨树下开挖直径一米的粪槽,注入满满粪料,足够一年营养。
 
  每年梨花开时,农人无暇在梨花中陶醉。他们不违农时,布谷催春甚急,牛鞭甩得倍儿响,那犁耙翻飞的景象好不热闹。他们只有在自家庭院里,端着海碗,咀嚼梨花的芳香。这,倒成了孩子们眼里的节日。
 
  要说哪里的黄梨好吃,当仁不让是铁炉村的梨,曾为皇宫“贡梨”。要说哪的梨花壮观,自然,非铁炉村梨花莫属。站在我家自留地,铁炉村的梨花尽收眼底。四坪山下,白茫茫一片花海将村庄团团包围,错落有致的农舍掩映其中,勾勒出一幅精美的乡村画图。一群刚脱去棉衣棉裤的玩童疯也似地冲下山梁,在梨园里追逐戏耍。仰望头顶,树枝交织,梨花相拥,香飘四溢,月白的世界里,除了嗡嗡的蜂声,并无杂音。那爱花的蝴蝶、点水的蜻蜓、还有那喜阴的蚯蚓,你们都躲到哪去了?是在马不停蹄赶往看花的路上,还是依然冬眠未醒?快来看看吧,这轰轰烈烈闹腾的梨花,多好的景致!你们难道不晓得,好花不常开,好景不常在?待到梨花凋谢,我们仰起头,迎接那片片飞落的梨花,任其粘在我们的眼睑,滑过我们的脸颊,驻足在我们的发际。我们手捧洁白的梨花,调动嗅觉感官体味它们的馨香。想一想,等到梨花散尽,果农将篱笆扎紧,我们与梨园就失去联系。心,不无怅惘。
 
  少小无知。背岑参、杜牧的诗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,“砌下梨花一堆雪,明年谁此凭阑干”,望文生义,不求甚解。长大了,才知道,诗人为何把白雪喻为梨花,为其素洁高贵,不染杂尘,不傲然妩媚。如今,看到梨花凋零,落英缤纷,总感觉那是一个个活脱脱的生命悄然消逝,不免生出与黄庭坚一样的感慨:“柳叶随歌皱,梨花与泪倾”。
 
  就这样,我们被隔离在浓密的篱笆墙外,望着茂密的梨树秀出稠密青果一天天生长,直到垂下枝头。绿叶随风翻动,沙沙作响,诱人的硕果亮出金黄。饥肠辘辘的我,恨不得变成一只松鼠,钻进园子里大饱口福。嘴不住地巴喳,渐渐感到口渴起来......
 
  记得有一年秋收后,父亲领我到铁炉村远房亲戚家,大表姑从床下梨篓里摸出一个大黄梨,递与我手上。我接过黄梨,来不及道谢,就夺门而出。跑到院外,坐在石阶上,一口咬下去,那感觉,甭提有多爽。脆生生、酸甜甜、水灵灵,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弥漫开来,真叫过瘾。吃至一半,我赶紧把它塞进裤兜里。那时,就想着,回到村里,掏出来还能在伙伴们面前炫耀一番。更要紧的,是有机会延续和重温那无法言及的味觉。
 
  经年梨花仲春放,和与清风共芬芳。掐指一算,30多年了,我缺席了那一场场春意盎然的梨花盛会。但它,像一缕缕乡愁缠绕着我,时不时拨动我的心弦。(赵金平)
 
        [打印]  [关闭]  [纠错]
分享到:0
上一篇:定林观竹 (二首)
下一篇:没有了
本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"稿件来源:山西.高平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高平市政府信息中心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
②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按作者意愿予以更正。
③ 信息热线:gaopingnews@163.com

首页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

Copyright 1999-2014 GaoPing Municipal Government All Rights Reserved

高平市人民政府 版权所有 1999-2014 E-mail:gaopingnews@163.com

高平市政府信息中心制作及维护 晋ICP备11006634号-2 网站标识码 1405810002 最佳分辨率:1024*768像素

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333号

网上报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