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走进高平>高平故事>详细内容

高平九莲灯溯源

来源:山西高平 发布时间:2018-10-24 10:01 【字体:

  说起九莲灯,高平人可谓是家喻户晓,过正月十五不看九莲灯,就感觉缺少了点什么。而我的家乡店上村的九莲灯更以编得排场、跑得奔放、花灯糊得逼真闻名,几十年来长盛不衰,还曾代表县里参加全省的民间文艺汇演。而说起九莲灯是怎样形成的,并没有几个人说得上来。因为没有确切的文字记载,一些民间的口述资料也仅能上溯百年左右,它最初的样子还不得而知。如果非要说个子丑寅卯,还得从元宵节传统文化的源流中捋一捋。

  元宵节又称上元节,为每年农历正月十五日,是中国春节年俗中一个重要节令。正月是农历的元月,古人称“夜”为“宵”,所以把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正月十五称为元宵节。元宵节俗的形成经历了一个较长的过程,据资料记载,正月十五在西汉已经受到重视,汉武帝正月上辛夜在甘泉宫祭祀“太一”的活动,被后人视作正月十五祭祀天神的先声。司马迁创建《太初历》,将元宵节列为重大节日,唐宋以来更是盛极一时。然而,元宵节真正作为民俗节日是在汉魏之后。元宵在早期节庆形成过程之时只称正月十五日、正月半或月望,隋以后称元夕或元夜。唐初受了道教的影响又称上元,唐末才偶称元宵。但自宋以后也称灯夕,到了清朝则称灯节。由此可见,虽然元宵节名称一直在变,但以“灯”为主的节俗活动却贯穿始终。传统习俗出门赏月、燃灯放焰、喜猜灯谜、共吃元宵等。此外,不少地方元宵节还增加了耍龙灯、耍狮子、踩高跷、划旱船、扭秧歌、打太平鼓等传统民俗表演。

  元宵节的灯俗形式变化很多,但基本可分为两类,一类是固定的灯,比如挂灯、搭灯棚,主要用于观赏,还有一类则是行走的灯,比如拉兔子灯、跑灯,至今在河北井陉、满城等地还保留了古老的“跑灯”民俗,正月十五晚上,村民尤其是小孩要挑着花灯,伴着锣鼓节奏排队走街串巷,非常热闹。可以说跑灯就是高平九莲灯的前身了。而跑灯则是火把节进入农耕文明后的延伸,甚至元宵节本身就是上古时期火把节的衍化。上古时正月十五民众要在乡间田野持火把驱赶虫兽,希望减轻虫害,祈祷获得好收成。现在西南一些地区的少数民族还在正月十五用芦柴或树枝做成火把,成群结队高举火把在田头或晒谷场跳舞,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彩色故事片《阿诗玛》就反映了这一现象。随着生产水平的提高,火把节逐步演变为灯节,大街小巷挂灯祈福,人们挑灯、跑灯走街串巷祈祷太平、幸福。

  道教兴起之后也把元宵节纳入了宗教活动的范畴,汉末道教的重要派别五斗米道崇奉的神为天官、地官、水官,声称天官赐福、地官赦罪、水官解厄,把一年中的正月十五、七月十五、十月十五合称“三元”,并以三元配三官。正月十五日被称为上元节,南宋吴自牧在《梦粱录》中说:“正月十五日元夕节,乃上元天官赐福之辰。”相传天官喜乐,故上元节要燃灯。唐代时,元宵放灯已发展成为盛况空前的灯市。京城“作灯轮高二十丈,衣以锦绮,饰以金银,燃五万盏灯,簇之为花树”。宋代的元宵夜灯市更为壮观。辛弃疾写道:“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,星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。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”。此处的“鱼龙舞”就是跑灯的习俗了。明代则更加铺张,将元宵放灯从三夜改为十夜。唐伯虎曾赋诗盛赞元宵节:“有灯无月不娱人,有月无灯不算春。春到人间人似玉,灯烧月下月如银。满街珠翠游村女,沸地笙歌赛社神。不展芳尊开口笑,如何消得此良辰。”清代元宵热闹的场面除各种花灯外,还有舞火把、火球、火雨,耍火龙、火狮等。清代诗人姚元之写的《咏元宵节》诗:“花间蜂蝶趁喜狂,宝马香车夜正长。十二楼前灯似火,四平街外月如霜。”

  九莲灯正是从火把节发展到跑灯之后,又经过了道教祭祀文化的全新提炼,吸收了周边民间社火元素最终形成的。我市文化界前辈韩建清老师收集整理了《高平鼓书与九莲灯》一书,在书中他提出:九莲灯最迟在顺治、康熙年间已经成型,至今已有三百年的历史。这大概是确切的,或者说明朝末年开始形成九莲灯。九莲灯的得名就直接来自于道教文化,清代朱佐朝在《九莲灯·火判》中写道:“此灯出在莲花山、香菓洞,道德真人驾前有此九盏莲灯。内按九宫八卦、诸天星辰,上能照彻天门,下能照开地狱,中能解难度厄。”因此,九莲灯就类似于佛教中的七宝,是道教推崇的神灯,民间以莲花灯九盏相连成串,谓之“九莲灯”。道教在元代和明代得到了官方的大力支持,在全国发展较快,高平建于这一时期的玉皇庙、圣姑庙、清梦观等就是道教尤其是全真教派发展的明证。道教的斋醮科仪俗称“道场”,简称“科教”,也就是法事。为了吸引信众,每逢节庆,道观都会举行各类法事,以祈协正星位、祈福保民、邦国安泰、消灾求福。在这类法事活动上,就有道士身着道袍,手持各类法器在坛场里踏罡步斗、翩翩起舞。而乡间的道观人少地偏、香火不旺,道士们无力举办大型的法事,便进一步简化面向民间举办小型法事,化用“八仙参加蟠桃会为王母拜寿”“孙悟空偷桃献寿”的传说,扮作八仙或孙悟空,为一些大户人家上门祝寿,渐渐地此类道教法事活动与民间社火表演融合,比如跑灯就开始用上了法事的舞步,开始具有较完整的章节。道士手持的法器、灯炉也逐渐演变成祈求丰收的花果灯最后变成成对的各类花灯。对比起来,不少民间艺人回忆的早期九莲灯舞者“扮作八仙”的装束,表演后有孙悟空带小猴行猴步、耍猴拳,逗笑取乐的情节,就是这个过程的反映。明末各地藩王败落,王府供养的乐工伶人流落民间收徒传业,九莲灯的伴奏音乐就吸收了当时的宫廷音乐成分,演奏乐器与当地八音会基本相同。宫廷舞蹈也再一次丰富了九莲灯的表演。九莲灯结束后舞者要摆出“天下太平”的字样,这是我国传统字舞的一个反映。字舞始于唐代,“字舞者,以舞人亚身于地,布成字也。”据《旧唐书》记载,武则天曾亲自排演了“舞之行列必成字”的《圣寿乐》。唐代诗人王建有过形象的描述:“罗衫叶叶绣绣重重,金凤银鹅各一丛,每遇舞头分两项,‘太平万岁’字当中。”字舞一般在祭祀大典或嘉宾盛宴等比较隆重的集会场合演出,明代后开始传入民间。

  清朝年间,九莲灯成型并不断吸收改进,成为城边凤和、店上等村的保留节目。九莲灯能在这里扎根开花也不是偶然的,一组九莲灯需要四五十人,要有近二十名青年跑灯,有完整的乐队,有人会扎灯,这样的阵容只有像店上、凤和这样的大村才能保证。九莲灯不是专业团体而是农闲的临时组合,需要财力支持,临近县城的优势可以近水楼台地到官府、商号表演讨赏,表演得越精彩越能获得花红彩头。早年曾有一句俗语:“城北的花果山(指九莲灯),城东的半头砖”,原因就是城北(今凤和村)的九莲灯进城只在县衙公馆和大商号门前表演,其他地方花钱也请不到。城北的九莲灯队伍走过城东时,居民怨其嫌贫爱富,忍不住抛掷砖头泄愤。这也从侧面反映了高平人民对九莲灯的喜爱。

  经过一番番优胜劣汰,凤和、店上九莲灯便越来越优秀,俨然成了高平九莲灯的代表。到了上世纪四十年代后期,店上村九莲灯改为男女青年共同表演,而凤和村则全是女青年表演。而今随着时代发展,店上村的九莲灯不断提升改进,造型欢快优美、步法变化万千,男青年刚健舒展、身形如箭,女青年灵活俏美、翩然若飞,时而对灯、时而分灯、时而晃灯,让人看得酣畅淋漓、如痴如醉。新旧对比的话,一些被淘汰的元素并非落后,而是因为难度较大。比如男女演员对唱民歌秧歌、飞灯悬出对联,前者需要较强的曲艺水平且受制于音响效果,如今明显弱化;后者则对操作者提出了更高的技巧要求。这些内容能恢复的话,九莲灯的内容和形式都将更加丰富。花果山跳出孙悟空舞猴棍、耍猴拳的内容有喧宾夺主之嫌,也能以武故事的方式出现。

  九莲灯非高平独有,河南洛阳、南阳,福建甚至广西壮族都有类似的表演。这些民间舞蹈就如同一个打碎的瓷瓶,仅看一片往往不知其所以然,而把它们精心地拼起来,它就会变得熠熠生辉,不仅告诉我们九莲灯的发展演变历史,更加折射出丰富多彩的传统文化的光芒。


本页二维码

【打印正文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