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新闻中心 >> 外界视点

年事悠悠

来源:学习强国 发布时间:2021-02-25 【字体:

  春节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节日之一,也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节日。年关时,家家户户都会置办年货,这让我不禁想起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过年的情景。

  当时全国实行统购统销,物资供应都是凭票证购买,吃饭要粮票、购布料要布票、买肉凭肉票,吃穿用度是很紧张的。

  每逢年关岁末,一过腊八,家家户户都忙着除尘布新,购买年货,我家也不例外。大人忙着扫屋,推碾子碾面,蒸枣山、枣糕、黄蒸等食物和点心。我和弟弟在帮着家人干活的同时,心里最盼望的就是大姐放寒假,从省城太原给我们带新衣服回来。

  心急了,我和弟弟就同小伙伴一起去村南边最高的打谷场等着大姐回来。进村有两条路:一条是南面通向村外的大路,弯弯绕绕、坑坑洼洼,一直通往公路;另一条是距打谷场百余米的村东小河岸上的羊肠小道,宽处不足一米,窄处仅有尺余,也是弯弯曲曲,起起伏伏。我们几个小孩子满怀期待地等着大姐的出现,即使寒风刺骨,也全不在乎。一连几天,直至看到大姐坐着朋友的自行车出现在路上,我们就跑去争抢着为大姐背提包拿东西。

  大姐那时在山西财经学院读书。在读大学的三年半里,每年寒假回家过年,大姐都会带回来礼物,多是新衣服。我和弟弟是黑色灯芯绒裤、蓝色的确良上衣、碧绿色火车头棉帽,二姐三姐是色彩艳丽、典雅美观的上衣和围巾,父母则是一双结实耐磨的尼龙袜子。姐弟们在大年初一穿着新潮时尚、大方得体的衣服,在村里绝对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,眼馋的小伙伴们都用直勾勾的眼神看着我们。而购买这些衣服的钱,都是大姐在校学习期间勤工俭学、省吃俭用积攒的,她不仅给家里减轻了经济负担,而且还为全家争了光。

  那时候,我们家经济困难,全家7口人,只有父亲一个壮劳力在生产队挣工分,二姐刚嫁人,我和三姐、小弟都在上学,还有年迈的姥姥。母亲在做好家务的同时也抽空去生产队劳动,算作“半劳力”。一个工分六七毛钱,生产队年终分红时扣除粮菜款后,最多剩余四五十元,平均在每个人身上仅有几块钱。那时的困难年景,是现在无法想象的,而如今祖国的巨大变化和幸福生活,也是那个时代的人们所憧憬的。

  时光荏苒,岁月蹉跎,一转眼已四十多年。那时候虽然经济困难,但全家人聚在一起,忘掉一年来的烦心事,满怀希望期盼来年的好运;孩子们在悄悄数着自己的压岁钱,盘算着攒够了书本费,开学不再让父母发愁。那种简单的幸福,时过经年,仍然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记忆中,每每回忆起来,就情不自禁笑出了声。(郜文贤)


本页二维码

上一条:
下一条: 供电服务好 景区年味浓